我个人的原因 — 从对冲基金投资者转为软件企业家(第1部分,共3部分)

(注意,第2部分已出版:“沃伦·巴菲特,查理·芒格和企业家精神”)

我喜欢前一份做对冲基金投资的工作。那项工作在丰富了我的知识,让我收益良多。

成为一个投资家,也与我一生追求了解世界运作方式的目标很契合。

可我觉得又缺失了某些东西。

最终,3个关键因索让我改变了职业道路,成为的企业家。

原因#1 — 我想更好地了解商务运营,和管理的微观属性。从长远看,使我成为投资高手。

原因#2 — 我正处于人生中尝试冒险的适龄阶段。没有小孩,我的父母在财务和健康方面都很好。从个人的角度来看,如果发展不如人意,我有能力重新设定事业。这也是我个人的安全边。 不管怎么样,如果这个决定不能取得正净现值(NPV),我就不会做出职业转变——这让我想到了下一个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。

原因#3 — 我认为,成长为企业家带来的长期、风险调整后的净现值高于我可以采取的任何其他的行动。似乎这有点违常理,所以我将在本文章来详细解释。

 

我要进入低效市场存在的领域

作为一名前投资者,我知道市场效率不高是有各种理由。如更多不确定,流动性少,风险大。但我确信,如果一个人愿意做更多跑腿的工作,去解决这些风险,那么最好的回报存在于最低效的市场中。

上图说明了我的推论,即最好的机会存于新创公司这个市场中。下表说明了我如何看待投资者与企业家之间的相似性和差异。

显然,各自有自己达到成功的技术要求,投资者与企业家之间关键的执行过程是非常不同的。然而,我肯定,高层面概念框架是相同的。

毕竟,两者都在寻找市场机会并抓住机会,只是执行方法各异。这取决于你想要怎样参与。或者你坐等(买和持有的对冲基金投资者),或者根据客户的需求,你积极开发新产品,再去发现更多的所有这样的客户(企业家), 所有公司的策略无外乎这围绕两种策略之演绎,包括激进的对冲基金,私募股权,重振资本,风投操作。

最终,正如对冲基金经理利用现时市场效率低下套利以实现”alpha“策略效果,公司也通过与客户分享利益来消除市场效率低下。所有公司(不仅仅是初创公司)产生”alpha”的方式就是只保留为自己创造的价值的一部分。下面简化的图表说明了这一点,以 Uber 为例。

寻找志同道合的人

总之,我想投入那些效率最被低估的市场,为我们的客户带来巨大的价值,并为我和业务合作伙伴赢得一部分价值,将此发展到较大规模。

根据我与一些企业家和投资者的谈话,我发现很少有人和我有相近思维的方法,很少一样看待创业和对冲基金投资之间的联系。如果你是世界上少数有这种想法的人之一,请与我联系!

(第 2 部分 – 沃伦·巴菲特对企业家精神的影响,以及即将面世 的第 3 部分 – 长期目标以及我希望如何实现目标(在您的帮助下)。注册电子邮件更新www.yishizuo.com),

 

**

作者介绍:一实曾是对冲基金投资者,现是企业人,MBA毕业生,喜欢在空闲时间思考企业问题。若要和他讨论这篇文章,或新的前瞻性的主题 -可以通过yz@yishizuo.com联系

他也是 DeepBench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,该公司 1) 将那些有专家见解的人与需要专家见解的人联系起来,2) 提供专家网络软件服务。如果您希望组织企业内部的知识,并向外提供专业知识,DeepBench 可以提供这样做的工具!

2 thoughts on “我个人的原因 — 从对冲基金投资者转为软件企业家(第1部分,共3部分)

Comments are closed.